燈齋器|那些與金屬搭伴的紫砂壺承

紫砂

無盡燈齋記(善目) · 2016-12-01 08:42

燈齋器|那些與金屬搭伴的紫砂壺承



茶席是茶人展现梦想的舞台,借由茶器的使用,茶仪规的进行,完成近似宗教般的净化过程。然而茶毕竟不同于宗教,茶人并非宗教家,茶席也并非神坛,茶仪规更非禅苑清规,更多的是茶人以茶作为俯仰天地间的依归。
——茶家李曙韵


空小白
阿大,听说匠人在制器的时候如果专注于器物本身,内心安定而自在地将当下的一部分做好。那么一个地方做好了由点及面方方面面也变好了,这样就能成就好器。
器物与人一样,不同的人即使按同一图纸造器,成品也不尽相同都带了作者的影子。潜心造器之人如果摈弃浮躁,这种内心状态也一定会体现在器物上。像宋瓷这些老物件即使到了今天也能感受其极简之美,这与当时人们的文学涵养、美学素养密不可分。
阿大


空小白
那么现代器物呢?现代的茶器有很多变革,比如以前习惯湿泡而现在干泡法也很流行。
是,其实我们在做茶席过程中是有利于心境的调和的。通过席上茶器具的摆放、增减来修行以致做到极简;在极简里又能丰富地运用以臻简而不薄
因此干泡法就越来越受到当代泡茶人的喜爱。它既节约水资源又使席面保持干净整洁
阿大

空小白
我很喜欢家里的紫砂壶承,上面配了为它量身定做的手工铜盖片,盖片上的孔镂便于茶汤溢出时流入承内避免染湿茶席。您当时怎么想到要用紫砂做壶承的呢?


因为自己喝茶的时候也需要这些器皿。初开始做器的时候都是自己想要某一件东西然后再去做,后来慢慢地就发展成了燈齋现在模样。
阿大
空小白
燈齋壶承上手感觉很润,不知是什么砂料啊?

自己囤积多年的陈年砂。在燈齋人眼里所有的器皿都是平等的能否卖到一个好价钱,并不是考虑的重点而是在能力范围内将最好的东西呈现,这才是最想做的。所以壶承砂料与制壶砂料品质相同,都是封存多年的原矿紫砂
阿大
空小白
那如何想到用金属铜做壶承盖子的呢?

铜的调性、颜色与紫砂比较相配。金属的冷与紫砂的温润相结合,材质之间的语言能够让人们感到沉稳与安宁。

阿大
红铜在茶的浸润泡养过程中变化很快,原有金属的冷感会慢慢退化,变得跟紫砂相接近,越发质朴。铜经拙火炼艳的色泽、层次与手工锤纹在火烧后经擦式而呈现的肌理感,会变得非常动人。
阿大


空小白
铜片上镂空纹饰的灵感一般来源哪里?
它的造型是为了跟紫砂部分相吻合使整个器皿达到一致的审美。而镂空的大小必须要考虑到事茶的过程中下水水流的大小,把握好尺度。
阿大


空小白
那您觉得拥有怎样的特质与功能才算是好壶承?
壶承一方面在审美上需有自己的风格能打动人;另一方面在壶盖合于壶身或淋壶时,下水能快速落到承仓以保持席的净爽;能契合到泡茶人的使用度使整个过程舒心,这样的壶承便是好壶承了。
阿大


空小白
壶承是否跟壶一样可以把玩(养护)还是静待它慢慢变老?
砂料可以养壶承也一样。因壶承、建水、壶装得都是相同的茶水,多次使用后壶承的棱角线、饱满度会越来越珠圆玉润,器物慢慢酝酿出最美丽的状态。

阿大
空小白
啊......看来我亦可以借由事茶的过程与器一同成长,养浩然之气、复淡定之心了......



燈齋“紫砂壶承(配铜盖)
经销商处有售噢!

蘇州的某座小鎮,有所叫“無盡燈齋”的房子,是主人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慢慢打造的以手工制作茶器為主的匠人工作室。在這裏人們圍繞茶器,嘗試各種制作手法,在制作中鍛煉自己的專註力,在生命的縱深中去不斷覺於未覺時;從而讓心地更無拘無礙,於器中去悟見原本的生命力;依此美好,以心燈般的光明照進器物,彻見生命。
——【無盡燈齋】


《活得,像遇見所愛。》(一)
手藝人,是組成社會形態的一分子,如此普通。我們不需要去刻意強調我們的存在,最好的表達就是生活器物。
老師讓我聊聊關於手藝人,而我只能說說作為一個不著調的手工從業人員的个人經驗。
我們常常會覺得有些東西很難學、有些東西我沒有天分、有些東西沒有個性。其實作為一個手藝人他有一個窍決,就是唯居當下,如果我們能夠做到這一點,那麼所有難學難懂都不再是個問題。我們就像一條蠶寶寶在慢慢吞噬著時間,而這個過程不存在難、易。
有些人說,我做器皿,但我不知道這個器皿怎麼樣去說她好壞。這時候你就要抓到原點,一個物件除了它的材質、使用功能、美觀度之外,還有什麼要求?如果材質功能與審美可以作為它的首要條件的話,那麼在它的材質穩定狀態下,我們就必須要考慮到它的使用功能,給合使用狀態去賦予作品一定的作者特性。
所以我們要對材質的特性有所瞭解,同時還要學會如何使用器皿。懂得生活的人,不說他有多好,卻一定不會是一個很差的匠人。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