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名家短评

宋文治艺术研究会 · 2017-01-12 01:42

回顾|名家短评

        《故乡行——宋玉明中国画作品展》展览将于2016年12月28日至2017年2月19日在宋文治艺术馆展出。展览由嘉定区文联、安亭镇人民政府和太仓市文广新局联合主办,并且由陆俨少艺术院、宋文治艺术馆、深圳美术馆承办,将为观众带来宋玉明艺术生涯各阶段创作的中国画作品。


《意大利 — 水城威尼斯》 宋玉明 60×50cm

2003年 纸本设色


        元赵孟頫云:“作画贵有古意”。七百年来,时代变迁,古意之内涵自有新说,然而这乃然是 艺术作品可贵的品格。我以现代人的审美眼光,卧游于玉明的山水之间,确感故意犹存。这为 当今许多青年作画者疏忽之事,却正是玉明山水画的十分可贵的特色。玉明是山水画大家宋文 治先生之子,家学渊源,又得前辈大师陆俨少先生等亲手指点,起手甚正,体涉古今。其画中 存古意实得益于此。

        能出新意于法度之中,是玉明作品的又一特色。刻意创新,已是今天中国画创作最重要的课题 和中国画家共同的追求。玉明的这一追求则是融会在他师古师造化的探求之中,兼学各家传统, 以写生入画,以自己的感受、情趣和审美爱好创造作品而自见面目。故玉明的创新沉稳、自然, 没有丝毫矫揉造作和流于时弊。他的每幅画作都是对传统的学习和运用,而又着力溶入他自己 的语言,凡溶入之处都求真求妥,变化清微,天趣溢出。在描绘深圳景色的新作中,更于构画、 赋色、用笔多方面大胆运用了自己的语言,显露出其能去因袭窠臼之陋而有洗条窠臼的勇气和 能力。同时也可以看出玉明画中新意还得益于他西画水彩的基础。一个年轻画家的山水创作能兼得古意和新意二者,实为难得的长处。


董小明

深圳文联名誉主席

深圳画院院长



《香江夜色》 宋玉明 60×40cm

2000年 纸本设色


        宋玉明从金陵画派的新传统跨越到城市表现的积彩拓墨画法,既体现了现代化城市对于变革传统的时代诉求,也体现了他移居深圳后这座新兴城市文化对于他的深刻影响。毕竟,连续数届的深圳水墨双年展对于水墨在跨文化中重要作用与表现方法的突破,都给予他以至深的思想开拓。这表明,城市山水画已不单纯是用中国画表现城市的命题,而是其中能够蕴含多少城市文化观念与城市审美的方法,宋玉明对于城市山水画的探索,体现的正是这样一种对城市现代文化的思想融含性。而不拘谨于城市一砖一石、一街一道、一房一楼的描绘,着眼于发挥水墨与彩墨表现的自由性,抑或体现了人性、自然与现代城市共同作用的现代生活方式与人文理想。的确,纯粹用中国画或水墨画来探索城市的现代化景观表现,也许只是浅层次的审美需求;而只有当把山水画作为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观念表达植入城市现代化的审美诉求时,城市山水画才能真正凸显出其深刻的美学价值。这正是我们从宋玉明的作品里能够读解到的他对于城市山水画审美理想的一种勾画。


尚辉

中国美协理论委员会副主任

《美术》杂志主编



《突尼斯—苏市康塔维海滨》 宋玉明 53×45cm

 2001年 纸本设色


        宋玉明回避了中国传统山水画以“写”为主的技法,而取其所以为法的精神,更多地使用了现代绘画的手法,也借鉴了水彩画的技法,看似随意,却极有安排,因而使画面显得容量极大。他通过绘画,给人与景象之间加设了一道无形的墙,通过他所规定的方位,观者可以体会到实实在在的都市景象程式化为诗一样的审美对象,通过画面,看穿了都市表层的浮华,感受到了都市生活的深层的、本质的东西。而他创作的以突尼斯风情景物为题材的绘画作品,更加放松、自由。大胆地运用砂色,以表现突尼斯的地域特征,同样写意、虚化的效果处理,使得画面不拘泥于具体的景象,而提炼出对景象的认识与感受。


许石林

深圳市文联协会工作部副主任

深圳市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



《春居》 宋玉明 70×80cm

2013年 纸本设色


        在山水画创作的同时,宋玉明并没有简单地运用西方现实主义的绘画方式去改造传统的青绿山水的艺术程式。恰恰相反,他从不以各种自然环境——如山体、房屋、树木等等的精细写实刻画为能事,而是有意识地使画面带有浓重的装饰意味和全新的程式化倾向。在他看来,以线为表现主体的青绿山水样式,本身就具有装饰性、抽象性、二维性的特点。如果简单地以三维性 的西式写实方法去改造传统的青绿山水就会把作品弄得不伦不类。应该说,这种努力的成功得益于他做过多年的装饰设计工作。而他的独到之处是:在合理借用西方平面构成的知识时,又十分强调中国人的审美习惯,所以他的画既是现代的,又是中国的。


鲁虹

国家一级美术师

深圳美术馆艺术总监

著名艺术评论家



《秋山浮云》 宋玉明 70×80cm

 2010年 纸本设色


        在深圳,看到了他的一批新作,给我的总印象是“同归”——对于山川的回归,对于自然的回归。 从形式到内容,都让我隐约感到画幅中呈现出流动不息的气韵。然而,仅仅回归一词是不准确的。温故而知新,应该是前进发展的正确法则。玉明的“回归”,其实是借助熟悉的形式内容进行 全新的尝试和探索。

        色彩感,正是他这批新作的特点。大面积的泼彩结合流痕、勾勒,造就整体画面的氛围,种种流渍、肌理形成的奇妙的情状,配合钩、皴、点、染,具体的境界便在变幻飘渺间现于画面。色是重而突显的,或青或绿,或红或紫,或似雨后的鲜活,或如雾中的迷茫,或为轻云笼罩,或被霞光辉映——画面上一组屋舍、村落,轻舟便是江流,丛林覆着山岩,群鸟翔于云空——大自然的雄奇灵秀,大自然的莫测变化,宜远观亦宜近品,它是江南文化与都市文化的合体,做到了新时代的雅俗共赏。


萧平 

江苏省国画院著名书画、评论、鉴赏家



《日本—富士山下》 宋玉明 70×80cm

2015年 纸本设色


       宋玉明喜旅行,足迹遍布世界各地,每出去一次都会创作一批力作,日本富士雪山、水城威尼斯、印度王宫、耶路撒冷、德国柏林大教堂,这些在传统水墨中很难表现的异域题材,在宋玉明这里不成为问题,石涛说“至人无法,非无法也,无法而法乃为至法”,正因为没有拘泥于法度,他可以游走在传统与当代间,借用西画中艳丽原色直接加入到中国水墨中,还原了那些城市的 本来面目,使得中国画不再保持与城市间较冷的距离感,有了真实的、温暖的、亲切的现代气息。 宋玉明这一大胆变革,使得“城市山水”的课题逐渐受到美术界的关注并逐渐发展为“都市水墨” 的新观念。


韩望喜

深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主任

人民大学博士



《地中海的明珠马尔它》 宋玉明 80×70cm

 2016年 纸本设色


        他常把所描绘的景象推至一定的距离,这种在“他乡”产生的距离感不仅是来于视觉空间也来 自自己对异地的隔阂,而他正是借助这种远观的朦胧把握,给人留下了一个广阔而丰富的“臆 想空间”,呈现在宋玉明眼中的“远方”不但是个新奇迷离的异乡、还是个不失温情的心象, 以至山一程、水一程的旅途均化为一节节色泽缤纷的忆记段落,叠映着古典和现代的重重印迹, 他的画笔似乎被异国的美好情调温润的空气中泡软,只宜在色墨中留痕,而不见波澜,从而“渐 行渐远渐深”的旅程不自觉地溶入舒缓悠游的水墨天地中。


陈俊宇

关山月美术馆研究员



《日本 — 京都古城》 宋玉明 53×45cm

2002年 纸本设色


        中国的绘画传统往往偏重临摹而不重写生,以至于明清两代形成了相当严重的食古不化之风, 石涛正是针对当时的这种风气,发出了“搜尽奇峰打草稿”的呐喊。而对于绘画世家的晚辈来说,临摹长辈的现成作品,从来就是一条成功的捷径。然而宋玉明却宁愿放弃捷径,带着一支画笔,走向旷野,走向山林,走向陌生的城市,走向遥远的异国他乡——于是,我们看到了他一次次 以写生为主题的画展,他画深圳,画香港,画江南水乡,画蜀江峡影,画荷兰风车,画德国教堂,画突尼斯小镇,画威尼斯水城......写生,既是他“外师造化,中得心源”的积累过程,更是他寻求突破现成的绘画模式,寻找自己绘画语言的探索过程。我们从他的都市水墨系列中,不但看到了他对传统笔墨的肆意挥洒,更看到了他对现代技法的灵活运用。从宋玉明这一段以写生为主的艺术实践,我们可以清晰地看到一个从深厚传统中走出来的当代画家,是如何吸收现代艺术养料,表现当下生活的。


侯军

深圳报业集团副总编

著名艺术评论家



《印度—斋浦尔王宫》 宋玉明 80×70cm

 2013年 纸本设色


        泼彩无疑是宋玉明城市山水之靓丽特色。现不少人对于色墨块面之泼往往误解,认为“泼”便 是把墨或色倒上去。其实真正高明的“泼”,要在浑化与清新之交映中寻求灵变的气机,要在笔、墨、色或干或湿、或破或积的累加交叠中,灵动地参用笔、墨、色及水的技巧,在具体运作中,还需考虑时间火候和媒材因素。若只是把墨或色泼倒上去,其效果肯定烂而无骨,不合中国画之理法赏鉴。对这操运之甘苦,宋玉明显然深有会心,其睿智的应对之法,一是深懂穿插务虚,擅将氤氲之气有序有变地组合进其构成意境之中;二是知淡求深,在其落笔操运之际敢于积叠 累加,以拉开层次起伏之度,有时甚而不惜试错过头,以求获取层次相映之最佳分寸感。亦正 是这些创新尝试,般配其对各种新题材意境之大胆探寻,使他与父亲的画风拉开了距离。他的 靓丽城市山水,可以说是传统精神与现代时尚的风云际会,亦是宋家山水小泼彩之一脉,裂变、 拓展、深化之引人瞩目新成果。


舒士俊

著名艺术评论家



《春晖》 宋玉明 31.5×40.5cm

2016年 纸本设色


        从某种角度上说,墨与色彩是山水画创作中一对矛盾体,色彩运用的好能使增资天色,反之则会淹没了墨之精神。宋玉明在现代山水画的变革中对色彩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在不断地实践 中,逐步摸索出一套独特的设色方法。他的没骨泼彩山水画可以说是集古今大成的尝试,整体 的看,他的重彩山水,清爽苍润,“墨不碍色,色不碍墨”,韵味十足,他以色助墨光,并以 墨显色彩。他的没骨泼彩山水,以色代墨,画面色彩鲜艳活泼,具有强烈地现代感和时代气息。 而在他众多的泼彩作品中,“小泼彩”的形式最为精彩,色彩浓艳而稳重,笔墨与泼彩骨肉相 连而毫无疏离之感。从继承上说,宋玉明的重彩山水画与古代青绿山水是不同的,他的山水画 更具现代感和时代气息,他的作品构图饱满、层次分明,用色用墨高度概括,经过巧思而将墨、水、色、线融于一体,作品中墨彩交相辉映。


游江

深圳美术馆研究员



《独酌》 宋玉明 31.5×40.5cm 2016年


        在宋玉明的当代艺术创作体系中,色彩是他最为看重的部分,也是他艺术探索的一个重要突破 口和成功点。他曾有过艺术设计工作经历,对色彩也有着敏锐的感受力,也对西方绘画的色彩 表达非常熟悉。他注意到“在以往的绘画创作中,长期以来忽视了对色彩的研究和思考”,“虽 然在中国传统山水画中很早就有青绿山水、金碧山水,但从总体来看仍是以水墨为主,色彩也 不过是石青、石绿、赫石、土黄等等,几乎没有人用过鲜艳的颜色”,并意识到当代中国画的 创新应该打破这种单调的色彩表现枷锁,才有利于时代精神风貌的表达和艺术表现力的进一步 拓展。于是他进行了大量的尝试,以自由豪放的笔法直接把艳丽的色彩大胆地运用到画面之中。 创作出了一批色墨交融、视觉冲击力非常强烈的作品,与传统的中国画有了截然不同的面貌。


李原原

深圳美术馆研究





宋文治艺术研究会公众号旨在推送宋文治及二十世纪中国艺术史研究相关信息、资料及高质量文章,欢迎大家投稿及荐稿!

联系信箱:songwzresearch@outlook.com





宋文治艺术研究会(gh_dd30937ec693)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gh_dd30937ec693
宋文治艺术研究会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