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齋器|唯居當下

無盡燈齋記(善目) · 2016-12-01 08:42

燈齋器|唯居當下


我国宋代是个特殊的时代,人文素养极高,美学品味亦超前。宋汝窑犹如穿越千年的大品牌至今亦作为美学典范。当时的人们就有勇气以墨作画,烧单色釉瓷器了。在经历盛唐的极致繁华后又回归器物之圆、方、素色、质感的单纯与实用。在唐三彩花花绿绿中提出素朴风格,这是宋独到的极简之美——感官上简约整洁,品味和思想却更为优雅。不奢靡滥用亦不弃物,而是回归生活本真,在这个当下回复器物本自具足的美。


结合紫砂的脉络和宋器极简美学理念,手工捶打的壶身饱满、圆融,冰凌的光感散出了冷凝的气质。一体拉出的壶嘴弧线雅逸。没有复杂纹饰的渲染,整体素雅自有悠然姿态。轻轻提拿缓缓落汤,水柱便抛物垂落。看袅袅水汽缓慢浮起,心便不觉沉静而恬然了。


盖上立了小叶紫檀钮,素朴、隔热
小叶紫檀又称檀香紫檀。明人曹昭在《新增格古要论》中记述紫檀这种木材:“紫檀木出交趾、广西、湖广,性坚好,新者色红,旧者色紫,有蟹爪纹,新者以水湿浸之,色能染物,作冠子最妙。”


紫檀木主要产自热带地区,在中国产量稀少,且生长缓慢非数百年不能成材。其木质坚硬、致密,适于雕刻各种精美的花纹。纹理纤细浮动,变化无穷,尤其是它的色调深沉、稳重大方,故被视为木中极品,有“寸檀寸金”之誉 。历来为皇室贵族家具专用木材,价格昂贵,居各木之首,被称为“帝王之木”,因而至今仍有非常高的珍藏价值。

 
小壶手柄也是小叶紫檀所制,“嵌银丝”的用心是拙朴上的一抹小清新。经年久月的摩梭,柄部自身的包浆会使其越发温润,留存泡茶人自己的气息。


若在冬日里架起风炉,点上炭火,金属与火的碰撞中水便跳跃了。银离子自在的游走,水质越发柔薄爽滑犹如丝绢,茶汤涩减韵长、柔软细腻。




品名:唯居
属性:手工制纯银壶
材质:小叶紫檀、990纯银
容量:240cc



蘇州的某座小鎮,有所叫“無盡燈齋”的房子,是主人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慢慢打造的以手工制作茶器為主的匠人工作室。在這裏人們圍繞茶器,嘗試各種制作手法,在制作中鍛煉自己的專註力,在生命的縱深中去不斷覺於未覺時;從而讓心地更無拘無礙,於器中去悟見原本的生命力;依此美好,以心燈般的光明照進器物,彻見生命。
——【無盡燈齋】


《活得,像遇見所愛。》(二)
 我個人建議手藝人去多學習一些,比如做茶器的去學茶道、做餐具的去成為一個吃貨、做咖啡具的去研習怎麼樣可以做出一杯好咖啡,因為有了與器具之間的互動,才會讓我們更靈活的去製作,甚至可以倡導一種新的方式。
做器物就像做人。我們很努力的去嘗試成為一個完美的人,可是偏偏老天讓我們只是成為了那個90分的人,而那個10分,便成為了獨特的記號,人們因為那十分而記住你,而不是那讓你成為優秀的人的90分,當然,首先你得成為那個90分的人。所以我們不必為那10分而感到遺憾,正是那10分成就着你,和你的器物。人在一念不生的時候不存在相對的狀態,脫離相對的認知,追求圓滿就是糾偏的過程,這個過程本身就已圓滿。在器物的表現上沒有缺不缺憾的概念,只有接受了存在一切可能性,才能在器物的表現上形成自己獨特的語言、調性。
 每種器物並不一定會人人都喜歡,人們喜歡某件東西跟他的緣分有關,窮其一生也只是看到跟他有緣的東西,每個人的世界就是由這些來構成,他遇到什麼喜歡什麼排斥什麼,都是他的因緣決定。而現代社會是一個非常便捷通暢的時代,我們認為觸及無限的信息其實也只是有限的認知。所以當我們不再單一以取悅為目的而不拘于相的時候,就見到了本來的心相。  


 見器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微信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