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齋器|竹之清韵

無盡燈齋記(善目) · 2016-12-01 08:42

燈齋器|竹之清韵


午后燈齋响起曼妙的古琴,悠悠地飘入我的耳。仿佛远方高山连绵、氤氲着云烟,湖泊也似仙非仙。我立在卵石铺成的甬道上,身旁寂静得只有花草摇曳。默默向前挪步,竟寻到一叶扁舟,懒懒地划向对岸,荡荡悠悠。雾气弄湿了我的衣襟,弹去露珠时竟回望到那翠绿的竹林,葱葱郁郁。

宋大学士苏东坡云:“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无肉令人瘦,无竹令人俗。人瘦尚可肥,士俗不可医。”竹之气节常与正直、高雅相成。
燈齋亦爱竹,庭前院后都有它的影子,“清韵”银壶更是以为原型而作。

手工的捶点均匀地落在一块造的壶身上,手触壶面可以感受那冰灵肌理的吟唱,体会那千锤百炼之用心。下部微的壶身好似竹之节干,坚挺而有力。手工一次性拉出的嘴又如从干自然抽出的枝,生机而勃发。

而那银制中空提梁恰如其分地立于壶身上,轻轻提拿不仅握感舒适,手指还可点着壶钮以助出汤之沉稳。提梁两端以牛角隔热片扫除了金属导热烫手的顾虑。
 
壶盖上多道弯折分明与那壶身枝干呼应,钮部的银皮包湘妃竹段又增添了一丝灵气。
 没有繁复錾花的渲染,整体低调素朴正契合那竹之君子的高雅,不喜过多的纹饰怕污它低调的个性。器如人都有自己的脾气秉性,有违脾性的装点即使华丽也无法契入自心,造作了,反不如自然之美了。

听闻郑板桥(扬州八怪之一)爱竹,偶获其画竹自序一段,饶感异趣。仔细品味倒也合燈齋的创作理念,忍不住拿来与众友分享体悟一番:
 “凡吾画竹,无所师承,多得于纸窗、粉壁、日光、月影中耳。江馆清秋,晨起看竹、烟光、日影、雾气,皆浮动于疏技密叶之间。

胸中勃勃,遂有画意。其实,胸中之竹,并不是眼中之竹也。因而磨墨、展纸、落笔、倏作变相,手中之竹,又不是胸中之竹也。总之,意在笔先者,定则也。趣在法外者,化机也。独画云乎哉!  

‘文与可’画竹,胸有成竹;‘郑板桥’画竹,胸无成竹。浓淡疏密,短长肥瘦,随手写去,自尔成局,其神理具足也。藐兹后学,何敢妄拟前贤?然有成竹无成竹,其实只是一个道理。”


清韵银壶(炭炉煮水)小贴士

择三根半长8cm左右的炭,五~六块长3~4cm零碎小炭于“酒吧点炭器”内加热约5分钟。

当炭上的着火面(烧红)在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左右,就可以夹入碳炉。
它的摆放以块径最大的炭置于中间,其余小炭分布四周且留有空隙,保证炭炉(凉炉、风炉)底部气孔通畅,留有足够空气回旋。
然后可将已加水的银壶置于碳炉上即可煮水。


品名:清韵
属性:手工制纯银壶
材质:990纯银、湘妃竹、牛角
容量:1000cc


蘇州的某座小鎮,有所叫“無盡燈齋”的房子,是主人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慢慢打造的以手工制作茶器為主的匠人工作室。在這裏人們圍繞茶器,嘗試各種制作手法,在制作中鍛煉自己的專註力,在生命的縱深中去不斷覺於未覺時;從而讓心地更無拘無礙,於器中去悟見原本的生命力;依此美好,以心燈般的光明照進器物,彻見生命。
——【無盡燈齋】


 見器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微信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