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斎器|拂塵里的故事

故事

無盡燈齋記(善目) · 2016-10-31 13:08

燈斎器|拂塵里的故事


夜里忽感闷倦戊地起身,见落地的窗映出了月光,帘子也一荡一荡。我望着这淡淡的光影不禁痴了,拂动的帘带我游到童年的梦境里去。
 
那时迷蒙的夜像一层薄纱笼着,月光静静地泻落,爷爷悠然地躺在摇椅上。他每晚都会来鱼塘的小屋住,看守他宝贝的鱼苗儿,轻摇着蒲扇,哼着小曲逗身旁忠诚的“小黑”,享受这独处的恬然时光~


灯斎也有着这样的一抹月光,低调的悬在银色的湖面上,轻风拂湖漾起圈圈优雅的波纹。
 
这美好的时光被“拂尘”留存,于器里不再消亡。手工一体出的壶身辐射着冰灵的光芒。闭目轻触身桶感受那明凌线条的柔和饱满,慢慢移动向上体会弯折处纹理柔中带刚的调性。

匠人师傅说“弯折处的波纹是身桶制成后手工錾刻的。选用特制的錾刻工具一点一点落锤慢慢錾出一圈两圈凹凸有致的肌理,成就了天然的银波。”

将壶盖托于掌心可以感受那份沉甸。捶点更细密、肌理更饱满的壶盖合于壶身的那一刹那整个湖面便清晰了。两种密度的波纹正相呼应,接口处亦完美融合。


这颇具份量的壶盖乃双层制作,一层光面银皮弯折包裹一张波面银片形成中空层面。忽而翻开盖底,原来内有乾坤——水汽从盖底“葫芦形”孔洞引致上层气孔出气。
 
“葫芦”寓义“福禄”,藏于底部意指“福禄内藏”。这是灯斎一惯的主张,潜修内在、不事张扬。


最玲珑可爱的是那壶钮,精挑细选的和田玉料錾有龙首的银皮包裹,如半月般静默地立于银光凌凌的波面自叙雅逸。


与壶身呼应的是那扁形铁提梁,纯以物理方式牢牢卡进提梁耳,没有一丝焊接。嵌银丝的小心思被用来调和黑的单调,增添一分生趣。


一场席下来汤味渐淡,煮茶却能将叶片最后的精华充分发挥。借着对茶汤的珍惜落实惜福的行仪,设计师很贴心的给“拂尘”配了一只纯银壶滤。叶片投掷其中便老实待着,不再四处游走,出汤亦不会堵住出水口,非常实用。


灯斎以特殊工艺将部分“拂尘”做旧以臻古朴深邃,而未经处理的“基本款”则保留了壶本身的明亮朝气。两者各有所美、各自异趣......




品名:拂尘
属性:全手工银壶
材质:990纯银、铁、和田玉
规格:宽≈19cm;高≈20cm
容量:约1500cc
 
愿您也得心中的一把“拂尘”,扫除尘世的烦恼,回归内心的喜乐与灵明......


【铁提梁壶防护注意事项】:
1.铁提梁银壶,初使用时可先在把上轻轻抹上一层防锈油(橄榄油、核桃油、花生油、苦茶油…),这样开盖时冒出的水蒸气就被隔绝在外,不易与铁作用而生锈。
2.平常的时候也要多使用银壶,提梁经人手经常的抚摸能自生包浆,这层包浆就好像是一层保护膜可以防止生锈;如果长时间不用的话,要擦净水渍,然后再在铁把上稍稍抹点油,干燥保存。


蘇州的某座小鎮,有所叫“無盡燈齋”的房子,是主人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慢慢打造的以手工制作茶器為主的匠人工作室。在這裏人們圍繞茶器,嘗試各種制作手法,在制作中鍛煉自己的專註力,在生命的縱深中去不斷覺於未覺時;從而讓心地更無拘無礙,於器中去悟見原本的生命力;依此美好,以心燈般的光明照進器物,彻見生命。
——【無盡燈齋】


燈齋主人吳靜——三十歲的時候人們稱她為“泥巴上彈琴的女人”,而多年過去,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的“自我”裏,而這個自我中肯定有器皿的存在,才能讓她如此安心又不斷折騰......如今她像個學生一樣,在【無盡燈齋】聽金屬的聲音、觸摸泥巴的彈性,與她們整日为伍,唯居當下......




 見器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微信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