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斎記|耘彩

無盡燈齋記(善目) · 2016-10-05 19:46

燈斎記|耘彩

田耘,字子耘,中国茶画艺术家,1968年生,山东淄博人。现为:
九三学社中央画院画家
山东省茶文化协会副秘书长
中国国际茶文化研究会会员
山东孔子茶道院终身荣誉院长
山东省民族文化学会茶文化委员会秘书长。
香港《饮食文化研究》特约撰搞人
长期致力于茶画艺术及孔子系列作品的研究与创作,创造性地用中国画的笔墨语言来诠释中国茶文化。
灯斎

田耘老师您好,知道您是山东人也是当地有名的茶画家。您的茶画禅风清幽,深受广大画友喜爱。作为家庭事业双丰收的男人,可否请您谈谈您有着怎样的家庭观和人生观?
您好,首先我和灯斎的阿静老师不仅是朋友更是知音,我觉得大家都很用心做事,因有这种内通性所以合作起来很愉快。
我想男人在社会上的承担、付出和成就跟家庭美满密不可分。所谓“家和万事兴”也是这个道理,亦是我家庭观之核心。一个男人,作为儿子首先应该对父母、岳父母甚至社会上的孤苦老人努力去尊敬与关爱,这是一种责任,我和太太也一直奉行这种中华传统的品德。太太在我生命里举足轻重,我们夫妻相处最重要的就是沟通,这是保持和谐的法宝。有时出差回来,夜里煮上一壶茶秉烛长谈,意兴盎然之际甚至聊通宵。在教育方面我认为子们的人格健全、心性善良尤为重要,至于未来能有多大成就得靠他们自己的努力和发展。
田耘

画家田耘
其实男人另一个名字叫“担当”,不仅对亲朋好友对整个社会也要肩负这种责任。作为炎黄子孙我们首先要爱国,这并非政治色彩,这是我们的根。在做好自己事业的前提下爱护好身边的人。由点及面再服务好整个社会。我们那有一片著名的“马踏湖”湿地,作为政协常委我亦时常提案呼吁政府重视“环境保护”、“鸟类保护”等,所幸当地政府也很赞赏并在行动上支持。
田耘

灯斎

灯斎的书房里有您的画册——《佛说》,每幅画都题了一段颇为生动的“禅语”,闲时我们也会经常翻阅,不仅喜欢里面雅致、生趣的茶画,里面的文字也深受启发!现代社会很需要像这样的精神食粮,那么您觉得“禅”、“茶”在您的生活中占有什么重要的位置,对您有着怎样的影响呢?
茶与佛教有着很深的渊源,相通之处在于追求精神境界的提纯和升华,两者的接轨密切而广泛。
我自从2004年做茶画艺术至今已十二年,于我而言,茶不仅仅是一杯饮料,更是精神载体、灵魂载体。每天作画时一壶茶,看书也一壶茶。生活于茶的戒律之下,使我生命更趋于淡定、平和。茶是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田耘

灯斎

佛门里面有“禅茶一味”一说, 您认同吗?还是有其他更为独到的看法?
禅是中国化了的佛法,从古印度传到中国,慢慢融合了人们的生活而形成的一种修行方式、生活艺术。禅与茶属同一兴味,借一杯茶感悟禅机的时候就是一个非常好的方便法门。所以我非常注重“禅茶一味”作品的开发,以中国画的笔墨表达茶文化博大精深的内涵,这也是我十年茶画艺术的总结。
田耘

田耘夫人
灯斎

那生活中,你和夫人经常喝茶吗?谁泡茶更多一些?
一般来夫人泡更多一些。我们家有很多茶室,我工作室、临窗各有一个,还有一间能容7~8人的大茶室。临窗的茶室是我和太太每晚对饮的地方,那里非常雅逸。
田耘

灯斎

泡茶时您会偏爱哪种风格的器皿吗,拙朴的、精致的或不拘风格实用为主?
关于茶器的选择,我没有特殊的偏好,更注重品饮的乐趣,拙朴、精致的都有。
田耘

燈斎馆主吴静与画家田耘
灯斎

可否请您谈一谈,您对灯斎的器具有什么样的感受或使用心得比如紫砂器皿、手工银器?
从我的主观感受来说灯斎作品有一股禅风也即佛性,这与阿静老师的修养有关。她的作品超然,看上去轻盈实则器朗圆润、内心厚重不可言喻。每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都是自己灵魂的写照。好比禅画,画中每一个人物都是我,只是借住毛笔和宣纸来表达心声。吴静老师的每一件作品也是如此,都赋予它灵魂的魅力、人性的光辉。
田耘

合照从左至右依次为:
田耘夫人、燈斎馆主吴静、画家田耘
灯斎

有一句话说“民族的才是世界的”,灯斎致力于制作有民族特色的原创手作器,不跟风,只愿摒弃浮躁、沉心制作实用雅器。对灯斎在制器及未来发展方面,您有没有什么看法或建议可以给我们呢?
对灯斎的看法就是她具民族性。这点我觉得阿静老师做得非常好,也是业内人士都尊重她的原因。我觉得灯斎以后的发展趋向非常有生命力,这个团体充满了向上的精神动力和活力。阿静老师看上去很文静、平淡,但做事却透着不一样的成熟。再一个就是艺术的魅力在于融合。就像茶画会与紫砂、青花、诗词歌赋等合作。灯斎很多作品也是如此:玉与紫砂、银的合作,茶画艺术和银的融合等。类似中国符号的概念、想法完全可以融入这些创作中......
田耘

灯斎

最后,感恩田耘老师百忙中抽出时间回答我们的问题,愿您的茶画被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和喜爱!


蘇州的某座小鎮,有所叫“無盡燈齋”的房子,是主人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慢慢打造的以手工制作茶器為主的匠人工作室。在這裏人們圍繞茶器,嘗試各種制作手法,在制作中鍛煉自己的專註力,在生命的縱深中去不斷覺於未覺時;從而讓心地更無拘無礙,於器中去悟見原本的生命力;依此美好,以心燈般的光明照進器物,彻見生命。
——【無盡燈齋】


燈齋主人吳靜——三十歲的時候人們稱她為“泥巴上彈琴的女人”,而多年過去,她一直生活在自己的“自我”裏,而這個自我中肯定有器皿的存在,才能讓她如此安心又不斷折騰......如今她像個學生一樣,在【無盡燈齋】聽金屬的聲音、觸摸泥巴的彈性,與她們整日为伍,唯居當下......




 見器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微信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