燈齋器|如《洛迦山》般

無盡燈齋記(善目) · 2016-09-16 13:26

燈齋器|如《洛迦山》般

”给我一根杠杆和支点,我可以撼动地球!”
——阿基米德
......你若问我怎样做好一把壶?答案就是,你得先成为那个泡茶的人!大厨都懂刀,机修工知道怎么把车开好,一样的道理,一个懂茶、惜茶的人,自然知道什么样的壶好用,怎样才能造好一把壶!
中国人自古爱喝茶,在唐宋年间人们对饮茶的环境、礼节、操作方式等饮茶仪程都已很讲究,对茶饮在修身养性中的作用也有了相当深刻的认识。宋徽宗赵佶认为茶的芬芳品味,能使人闲和宁静、趣味无穷:“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知矣。中澹闲洁,韵高致静……”

茶的发展引发了器的兴盛,其中紫砂壶更是大放异彩。一件完美的紫砂作品,可以从两方面衡量:一方面,紫砂作为美术品,应具备形、神、气、态四要素。形,指作品的外部轮廓;神,即神韵;气,是陶艺所蕴涵的和谐色泽美;态,乃作品的高低肥瘦刚柔方圆的各种姿态。另一方面紫砂壶还需满足其作为茶具的根本特性——实用性,壶嘴出水流畅、壶把端拿方便舒适,壶盖四周合缝等等......

作为从紫砂起家的工作室,“灯斋”骨子里始终流淌着紫砂的血液,在对手作器的设计尤其是在银壶的设计上,不仅融入了茶道的思考也汇入紫砂的脉络。
这张图纸从第一根线条落笔,轮廓已印然胸中,尊于心的引导和多年习茶的体悟,壶形跃然于纸。
借鉴紫砂的圆融与丰富的变化,匠人依着图纸潜心锻造......全手工一体捶打,澄澈明净的壶身上,散落着点点锤印,不规则的锤点慢慢渐变增上,波光粼粼。

壶的光面清晰得可以照出人形,你以为这样的镜面只是经过简单的抛光吗?制作远不止那般容易——平锤先敲过壶身,使它富于韧劲,锉刀再将锤点慢慢拉平,粗粗的一遍抛光后,粗细不同的砂纸便上场交替打匀,一点一滴慢慢磨出锃亮与光明。
若说壶有灵魂的话,壶嘴便是灵魂的窗口,一把壶的精致和神韵,从它便可以洞悉!有意设计成略带弧度的壶嘴口,就是在细节上与众不同;没有一丝杂线的流线,是匠人的锤凿之有度。饱满、浑圆的嘴肚,是力量与灵气之体现,它瘦一分失了气韵,胖一分难以与壶呼应,只有匠人厚实的技艺和与身俱来的悟性,才能将其正好拿捏。
梁的高度不仅满足了提壶时手可触盖的要求,也被有意加宽以和壶身相应。嵌“金银丝”的小心机,被用来调和黑的单调,增添一分生趣。铁把的提梁隔热效果通常很好,但是初用的时候建议还是抹上一层防锈油,这样开盖时冒出的水汽就被隔绝在外,不易与铁作用而生锈。
提梁耳部的捶打痕迹,很经得起观赏和把玩,不同于压模的生硬,一锤一凿皆不同,所以无法复制,独一无二,才经得起最严苛的观看。梁耳上的铜花,起先在铜片上錾刻,再锯下、焊接到耳上,所有部件都是手工制作,不敢随意。
嵌银丝的壶盖游云浮动,铁的硬度强大,云纹画好后,錾刻便成了体力和心力的考验,只听到“叮叮当当”阵阵锤声。女生是没有这样的力气的,这需要多年的铸造和臂力的锻炼。錾刻完毕,就可以将银丝嵌入,银丝细且软,嵌入的时候要分外细心,慢慢落入,最后与壶相融,合二为一。
壶的出气孔通过盖内一根小小的“银导管”连接到壶钮上,水汽被引到出口处散开,黑色玲珑的小钮承接了壶身的宁静,增添了一份稳重与大器.....

【铁提梁壶防护注意事项】:
1.铁提梁银壶,初使用时可先在把上轻轻抹上一层防锈油(橄榄油、核桃油、花生油、苦茶油…),这样开盖时冒出的水蒸气就被隔绝在外,不易与铁作用而生锈。
2.平常的时候也要多使用银壶,提梁经人手经常的抚摸能自生包浆,这层包浆就好像是一层保护膜可以防止生锈;如果长时间不用的话,要擦净水渍,然后再在铁把上稍稍抹点油,干燥保存。

蘇州的某座小鎮,有所叫“無盡燈齋”的房子,是主人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慢慢打造的以手工制作茶器為主的匠人工作室。在這裏人們圍繞茶器,嘗試各種制作手法,在制作中鍛煉自己的專註力,在生命的縱深中去不斷覺於未覺時;從而讓心地更無拘無礙,於器中去悟見原本的生命力;依此美好,以心燈般的光明照進器物,彻見生命。
——【無盡燈齋】


燈齋主人吳靜——三十歲的時候人們稱她為“泥巴上彈琴的女人”,而多年過去,她壹直生活在自己的“自我”裏,而這個自我中肯定有器皿的存在,才能讓她如此安心又不斷折騰......如今她像個學生壹樣,在【無盡燈齋】聽金屬的聲音、觸摸泥巴的彈性,與她們整日为伍,唯居當下......




 見器
长按二维码关注公众微信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