灯斋器|有個茶漏叫“玲珑”

玲珑

無盡燈齋記(桔梗) · 2016-09-16 13:26

灯斋器|有個茶漏叫“玲珑”

悠悠的竹林里,风声飒飒......清晨的阳光泻落,光影斑驳。主人“萧萧”正安静地给大家泡茶。叶片默默舒展,远远的一股清香......

一位客人注意到茶席上置了一件很不一样的器皿,很是好奇......
“这也是茶漏吗?”
白客

萧萧
“嗯,是啊!”
“茶漏的孔一般都很细密,防止茶碎落入茶汤,可你的滤孔比寻常的要大。”
白客
萧萧
“不错......我们知道有的壶,壶嘴里是没有滤孔的,但仍可以用来泡一些大叶种茶比如老白茶!这时用孔径较大的茶漏过滤茶渣,效果也很好”!
萧萧轻轻地提起茶漏,递给了白客......
萧萧

“这只茶漏形制很特别,你看它,中间是花芯,四周是花瓣,边上好像散发的光辉,仿佛风中摇曳的向日葵又似玲珑可爱的雏菊,精致而不张扬”
萧萧

“不仅如此......线条也柔美、雅致!表面的纹路,像喀斯特地貌风化之后石头上的纹理——极富层次感!”
白客点点头,饶有兴趣地摩挲着细长的茶漏
“我看这竹制的柄也很特别!”......
白客
萧萧
“这柄是湘妃竹制成的,关于湘妃竹还有个美丽的传说——相传尧舜时代,九恶龙在湘江兴风作浪,百姓苦不堪言。舜观民间疾苦,于是南巡驯龙,年久未归,他的妃子娥皇、女英万里迢迢寻找他,来到一处墓塚,才知道他早已离世。娥皇、女英因过度忧伤,日夜恸哭,洒下了血泪;落在竹子上,而留下点点斑痕,所以就成了现在的湘妃竹。”
“啊!真是'虞帝南巡去不还,二妃幽怨水云间。当时垂泪知多少,直到如今竹尚斑'......怪不得这竹子的斑点褐红,好像血泪一般啊!~”
白客
萧萧
湘妃竹本是竹中珍品,现在又越发稀少,所以价值也越来越高。”
萧萧
“晚清时,上好的湘妃竹价格是以黄金来计量的,2010年上海工美春季拍卖会上一柄湘妃竹扇骨从8万元起拍,最终以30多万元成交,所以收藏者也越来越多!”
“我以前也见过一些竹制品,有的竹色干枯,无有生机,你的这只却很温润......”
白客
萧萧
“设计师爱竹,爱它的清雅、正直。所以购置的时候也格外留意,精挑细选品质上佳的竹子,尽力发挥它浑然天成的美。”
萧萧
“你看这竹子,自然形成的斑点,油光温润的蜡地,所谓'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我想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所以对我来说,这只茶漏不仅仅是件独特的手作器,也是件值得收藏的艺术品~”
“那......它是怎么做出来的,银和竹子是怎么结合的呢?”
白客
萧萧
“听匠人们说首先得剪好一张大小合适的银皮。因银是重金属,有一定的厚度和硬度,所以裁剪起来颇费气力,经常制作手很容易出茧、很辛苦!”
萧萧
“银皮好后,在其中一面用特制的铜锤锤落花纹,力道得刚刚好,背面也不能落有锤印;锤好之后,就可以按图纸錾刻孔漏,捶打成略带弧度的勺状”
“哦......那银和竹又怎么固定?”
白客
萧萧
“竹的一端包了帽状的银皮,因竹性脆且大小不等,所以得一点一点依着形制手工敲至贴合,半点不能马虎......其实勺的尾部不止眼睛所见的那么一点,有很长的一段藏在竹里,然后卡好、上胶固定,接下来就是打钉处理!”
萧萧
“先在银帽上与两端等距的地方各画一点;然后依着点钻出小孔,再在孔处穿入长度适宜的银丝,银丝穿好后将两头轻轻敲平,这样手工的钉可以进一步加固茶漏了!”
“原来如此,没想到小小茶漏,制作起来竟这么复杂......”
白客
萧萧
这还只是半成品哩!之后匠人还要用不同粗细的砂纸反反复复打磨银漏,直至表面完全光滑,手感温润。最后才用他们特殊的工艺,使器型复古而保有神韵。”
“那这不是要花很长时间?”
白客
萧萧
“是啊,他们说小小的茶漏从裁剪、到捶打成型再到包边打磨、细部处理,一个人三天也未必能出一只呢!万一其中哪道工序不合格,就得重来!所以每一件作品,都凝聚了匠人的细心、耐心与用心,浮躁不得!”
“原来一件手作器竟要这么多心血,以前只是用器,却从未关注过它背后的意义,原来是这样来之不易,以后要倍加珍惜!”......
白客

萧萧
“其实这只茶漏,不仅可以用来滤茶,它的形制像勺,我觉得还可以用来舀茶叶、咖啡豆等等......”
“嗯,一件器物的使用确实不必那么墨守成规,我想物尽其用,才能最大的发挥它的价值......”
白客

众人在欢声笑语中,太阳已悄悄地爬到了山尖,风依旧轻拂,泉水静静地流淌,整个林子也仿佛在聆听他们的故事~

無盡燈齋記(SZ-WJDZ)

 查看原文  分享到微信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大不六文章网立场
SZ-WJDZ
以器行道。
最新文章